Tesp: The Everlasting Self-Perception

信息时代的“生产力”?

正文之前

我们这些人应该都是听着类似于“****是第一生产力”这些话长大的。一方面我们当然是在用这种句式强调前面的****的重要性,但另一方面,我们也不知不觉接受了“生产力”这么一个东西的必要性以及重要性。

正文

生产力?

先来一个问题:

生产力是否是一个被过分使用的概念?

我们当然可以说一家工厂的生产力——毕竟没有生产力就谈不上“工厂”,但对于社会而言这论断就不那么对了——缺乏“生产力”的社会依旧是社会。(不过组织形式肯定不一样,后话)

引用(不,是改编)一下马克思的话:

“社会是关系的总和”

在工业时代的社会,这种关系集中体现于“生产关系”,或者说“雇佣关系”上;但在大众媒体极度发达的现在这种“大众社会”(类似米尔斯老爷子说的Mass Society)下,这种关系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。

举个例子,假若工业时代时所有“雇佣关系”全部停止,工人们的生活会彻底改变——甚至可能“没有生活”,因为他们的生活本就除了工作之外一无所有。但若在现在,这些“雇佣关系”中止了对社会也不会有直接影响,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,接受各种媒体(大众媒体以及朋友圈这种与“现实”的人交流的媒体)给的信息已经成了生活中相较雇佣工作而言更加重要的一部分。

信息关系

换句话说,“信息关系”(我瞎编的词)——包括来自大众媒体的信息和直接的人与人的交流的信息——在某种意义上已经取代了“雇佣关系”而成为当下社会的基石了。而在我看来,所谓“信息社会”,相较于我们说的“信息技术”而言,更重要的正是这点。

这当然都是老生常谈了——所谓“个人”的生活在现代已经变得更加丰富(也就是、也只是更多的信息来源和媒介丰富)。但如果把这投影到社会上呢?一个从工业时代传承下来的面向生产力,面向“经济”的社会结构是否兼容于“信息化”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呢?

我们现在的处理方式其实是把这种新的社会关系看作是一种“资源”,希望在原有的社会结构的基础之上对新的关系加以利用——比如说各种社交软硬件、平台。但这并不是“解决”的方法。我们当然可以问:这种与社会关系不相合的社会结构是否会导致问题?

答案我不知道,不过按照布迪厄在《世界的苦难》(以及更远的,涂尔干在《自杀论》里 )说的,个人苦难是社会苦难的投影。而既然我们把社会结构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视作是不兼容的,我们是否可以认为,当今社会中大量出现的所谓“心理问题”有部分可以归因于此呢?(毫无证据,还需要进一步的实证与分析支持)(其实讲道理这种所谓的“社会苦难”的描述可以用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违和感)